不老少年

他沉沦,他跌倒,你们一再嘲笑。
须知,他跌倒在高于你们的上方。
他乐极生悲,可他的光明紧接着你们的黑暗。

一组动图含rps:深夜吃糖,猝不及防
图源汤

想和小可爱们一起联机玩monster prom

上周下了monster prom,但一直是单机自己玩,想和小可爱们联机玩,有意向的请私我,谢谢大家!

摘纪录:

我天性不宜交际。在多数场合,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,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。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,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,那都太累了。我独处时最轻松,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,即使乏味,也自己承受,不累及他人,无需感到不安。
——周国平《风中的纸屑》


感谢推荐

神秘巨星 | 娜拉出走以后

夏天喝咖啡:


“一辈子活成这样,我都想问问当初为什么会被生下来。”



在《傀儡之家》里,易卜生曾塑造过一位经典的勇于向男权家庭发出反抗的女性:娜拉。


娜拉温柔美丽,有一个英俊多金的丈夫。丈夫待她很好,给她钱,哄她开心,直到娜拉发现自己不过是丈夫的提线玩偶,可以任其摆弄。于是觉醒的娜拉选择了离开这个家,在整部戏剧的结尾,娜拉“砰”地一声关上了门。


当我看《神秘巨星》时,我同样听到了这样的关门声。



《神秘巨星》中的母亲娜吉玛和娜拉一样,丈夫负责赚钱,自己负责打理一切家务。然而娜吉玛显然不如娜拉幸运,她的丈夫不仅对妻子极为抠门,而且一不顺心就...

【Hartwin】玛格丽特

Sampat:

蛋哈/哈蛋无差,一发完

@新宿一番太太的花附症梗,我终究还是舍不得虐的⋯⋯he,放心食用


有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的(•̀o•́)ง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艾格西的订婚仪式很快举行了,在他再一次拯救世界之后。作为他的导师,哈利毫无意外地担当艾格西父亲的角色,站在他的身旁等待着新娘的到来。

哈利看着缓缓朝他们走来的穿着圣洁婚纱的公主,嘴角微微勾起露出欣慰的笑容。但下一刻,心脏持续发出的刺痛告诉哈利,或许在婚礼之后他应该暂时请一个长假,理由是他的身体里长出了花。

暗恋对于哈利·哈特来说是一件并不熟悉的事,他从未尝过暗恋的苦,他不喜欢暗恋...

【哈蛋】三幕剧

槲寄生:

清水。艾格西谋划了两次邂逅,但没想到第三次。


BGM:预谋邂逅-阿肆(。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艾格西爱上了一个人。


虽然听上去挺操蛋的,但确有其事。他每天下午会出现在前面一个街区的一间酒吧,比他稍微高一截,看起来挺得体,不过真他妈的,嗯,挺辣的。他一丝不苟的裤线简直把艾格西的心搅乱了。艾格西开始进行一个不大不小的阴谋。他要策划一场邂逅。在谷歌“怎样合理搭讪比自己年长的男人哦操他妈的还是算了”未果之后...

《士兵啊》

X:

士兵啊,你可记得伦敦一带路边的行道树,
连绵不断的细雨浇灌着泥土,
美丽的的女士们给我们送来礼服,
怕雨淋湿,把它们像抱自己的宝贝一样放在怀里,
她们在一旁笑着说她们的潘海利根香水,
她们跟随我们后面小声祷告:“上帝保佑英格兰。”
我们开拔时她们还站在月台上
大声喊着我们是她们的心上人。

不用时间计算,战争是用眼泪数着死亡的远近,
东部一湾海峡壮阔,
多佛和加莱遥相呼应,
沉积物和岸壁崩落的碎石成了岛屿,
站在多佛这面,我们能看见法兰西曾经的荣光。

士兵们啊,众志成城,矢志不渝,
那双端着长枪的手臂也曾拉动小提琴的琴弓,
那双握着操纵杆的双手也曾举起笔尺做出图画,
可士兵啊,祖国从来不是指平素,
不是利物浦天空中...

他有两把AR-15和一双深色的眼睛

无声茧:

【虫铁】



《他有两把AR-15和一双深色的眼睛》



彼得·帕克吸了口气,后退的时候没有看地板,踩到一个STANAG弹匣上。他觉得很不合理,斯塔克工业董事长的卧室里不该有什么STANAG弹匣;任何人的卧室里都不该有STANAG弹匣。托尼·斯塔克睁开眼用了0.77秒,他环顾四周并未发现任何异常,于是扯着被子翻了个身,23分钟后重新进入周期性深度睡眠。



彼得在他床下一动不动坚持了23分钟,这段时间里,他尝试着思考忠诚、幻想与现实生活之间的抉择,以及爱情的不可预见性。...



【曼普】粉絲信

JudyKaren的詭異木偶:

亲爱的Johnny,


我知道你经历着很痛苦的时间,但仍然有很多人爱着你,相信你。我很希望能成为站在你身边的那个,相信这也是很多人的梦想。自从在二十多年前看到你的身影,我知道这辈子也不会把你忘掉。你就是我生命中的光明,给了我希望。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能给我在照片上签名。


期待你的回信。我会一直爱你。


Love,


Marina


Johnny看完信后在照片上签了个名,塞进信封。他并不是每封信也看,只是信件的包装吸引了他的目光,那是一封用牛皮纸信封装着,用了火蜡印章封口的信封,印章上是大大的M字。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...

【毕深】请和我联络

正山小钟:

曾经构想的某个现代AU的头一章的存稿,后来没耐心写就算了,当开始当一发完应该都可以……



1.


那人的手指是修长的。


他喜欢将指尖对在一起如同弹钢琴一般快速弹动,陈深知道那是他情绪有了波动时候的表现。


有时是因为烦躁有时是因为紧张,有时……是因为兴奋。


那双手停下了弹动,食指挑向陈深所在的方向,轻轻勾了一勾。


陈深不由自主就走了过去。


“小赤佬,”那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低沉而磁性,仿佛感受到那气息在耳边的温度,惊的陈深不由得一颤。“你晓得该做什么。”


于是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。...


1 / 84

© 不老少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